为何是区区一张卡片

有人问费曼,假如世界被摧毁,且你只能留一句话给后代,你会讲什么?费曼回答说:万物由原子构成,它们永恒运动,在一定距离外相互吸引,受挤压时则相互排斥。

一个好的问题其实是制造了某种冲突,而冲突能让话题自然前进。

为什么是卡片

那么知识的最小单位是什么呢?一堂课?一本书?一篇文档?在德国社会学家尼克拉斯 · 卢曼看来,答案是一张小小的卡片。

这和我们受到的教育很不一样,因为那时候记录所谓完整的知识,更像是一篇可以被发表的文章;而近些年流行的「拆书」则是通过提供一些庞杂的脑图试图让你迅速掌握所谓的「干货」。

一张卡片看起来过于孱弱。

但所有复杂的结构,都是源自于最小单位之间关系的演变,蚂蚁如此,蜂群如此,城市如此,知识的宫殿亦是如此。

我们先来看看卢曼的卡片[1]是如何构成的:

1 唯一识别符(unique identifier)。这给了你的卡片一个明确的地址。在 flomo 中是时间戳

2 卡片的正文(body)。这是你写下你想要获取的东西的地方:知识的片段。即是 flomo 中的标准 MEMO 的正文

3 参考文献(References)。在每个卡片的底部,你要么引用你所获取的知识的来源,要么如果你获取的是自己的想法,就把它留空。flomo 中的批注功能灵感便是来源于此。

其中最重要的是卡片的正文部分,这也是 flomo 没有提供摘录工具和导入 API 的原因 —— 在卢曼看来:让卡片笔记法成为你知识管理的核心规则之一,就是使用你自己的语言来描述你想记录的东西,而不仅仅是复制黏贴 —— 这样只是知识的搬运工,你没有在这个过程中为知识增值。

以上便是部分我在使用 flomo 记录的「知识卡片」,而这也是 flomo 始终坚持输入框应该尽量精简的原因 —— 相比一次记录那么多内容,不若拆成几张原子化的卡片,对你的帮助更大。

卡片上记录什么

使用卡片盒记忆法的时候,不能胡乱添加笔记,这样会破坏其中的质量。而除了质量之外,还需要足够的数量才能引起质变。要达到临界质量,需要区分三种情况:

  • Fleeting Notes:流水笔记,这种笔记只是信息的提醒,随便写但是很快就会被扔到垃圾桶或者被归为永久笔记

  • Permanent Notes:永久性笔记,永远不会被扔掉。本身就包含了必要的信息,以一种永久且可理解的方式存在,自己和自己讨论。是对于上面两种笔记的再加工。

  • Project Notes:项目笔记,只与一个特定的项目有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