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 📋 为何要写卡片

# 卡片笔记法是什么

Zettelkasten 是德语,英语是 Slip-box,翻译过来就是纸条盒、便签盒、卡片盒子、卡片箱;简称卡片盒笔记法,或者卡片盒笔记法。

从本质上讲,它不是一种「技巧」,而是一个「流程」,一种存储和组织知识、扩展记忆以及生成新连接和想法的方法。简单来说,就是把你感兴趣或者觉得自己将来会用到的知识收集起来,然后用一种标准化的方式去处理这些笔记,建立笔记之间的联系,供你使用。

作为一种工具,Zettelkasten 是一个盒子(或一盒盒子) ,用来装索引卡片或纸条(“ Zettel”)。 每张卡片上都有一条信息,一个索引和信息的来源。 索引可以是一个正在进行的数字,日期和时间,或者任何你可以用作唯一标识符的东西。 在大多数情况下,这些信息都很简短,应该限制在几个单词或句子里。 卡片的大小有助于保持它的简洁。 图片和其他形式的信息也可以使用。

但是注意不要只复制信息。你必须用你自己的话写,用你理解的方式。每次消费来自其他地方的新信息时候,你都必须以自己理解的方式处理该信息。不用担心理解的不够透彻,因为还要在卡片上标记信息的出处等更多的 Metadata,方便将来查找源信息。

其实这里关键的思想是,为你的未来做永久的笔记。写起来,好像写给别人,用清晰、简洁的方式写作。也可以把它想象成一篇维基文章,可能并不是文采出众,但是记录翔实索引明确。

当然这个过程需要反复不断地练习,保持耐心。当你积累起来之后,会发现你拥有了一个别人无法比拟的巨大知识库。

卢曼使用这套方法,积累了 90000 个知识卡片,一生中写了 60 本书和其他大量出版物。1968 年卢曼在新大学的教授职位上发表论文时,他收到一份调查问卷关于他研究的内容,他的回答是这样的:「项目:社会学理论。 期限:30年。 成本:零。 」

# 卡片背后的原理

「块 」是心理学中的一个专业术语,意思是指任何已经熟悉并在记忆的索引中占有一席之地的知识单位。既然在索引中占有一席之地,那么「块 」就是你在专业领域中能认识到的任何东西。

说英语的人都是英语专家 —— 我们已经储存了超过10万个熟悉的块,这些块被称为单词。当我们在文本中看到它们时,我们会认出它们并从记忆中检索它们的含义。

这个「块」的提出源自司马贺 (Herbert A. Simon)的论文《What We Know About Learning》。‌

而在德国社会学家尼克拉斯 · 卢曼看来,其创造的「卡片笔记写作法」倡导的记录卡片,和司马贺的这个研究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所以我们的学习,并不是一上来就掌握了整个系统,而是不断地积累相关的知识点(也可以理解为知识卡片)。

而专家和普通人之间的差异,就在于其所在领域掌握的这些块的数量,专家至少拥有大约5万到10万个 「块(Chunk) 」的知识。

所以一张卡片看起来过于孱弱。但所有复杂的结构,都是源自于最小单位之间关系的演变。蚂蚁如此,蜂群如此,城市如此,知识的宫殿亦是如此。

# 卡片如何构成

我们先来看看卢曼的卡片是如何构成的:

1 唯一识别符(unique identifier)。 这给了你的卡片一个明确的地址。在 flomo 中是时间戳

2 卡片的正文(body)。 这是你写下你想要获取的东西的地方:知识的片段。即是 flomo 中的标准 MEMO 的正文

3 参考文献(References)。 在每个卡片的底部,你要么引用你所获取的知识的来源,要么如果你获取的是自己的想法,就把它留空。flomo 中的批注功能灵感便是来源于此。

其中最重要的是卡片的正文部分,这也是 flomo 没有提供摘录工具和导入 API 的原因 —— 在卢曼看来:让卡片笔记法成为你知识管理的核心规则之一,就是使用你自己的语言来描述你想记录的东西,而不仅仅是复制黏贴 —— 这样只是知识的搬运工,你没有在这个过程中为知识增值。

以上便是部分我在使用 flomo 记录的「知识卡片」,而这也是 flomo 始终坚持输入框应该尽量精简的原因 —— 相比一次记录那么多内容,不若拆成几张原子化的卡片,对你的帮助更大。

# 卡片上记录什么

使用卡片盒记忆法的时候,不能胡乱添加笔记,这样会破坏其中的质量。而除了质量之外,还需要足够的数量才能引起质变。要达到临界质量,需要区分三种情况:

  • Fleeting Notes:流水笔记,这种笔记只是信息的提醒,随便写但是很快就会被扔到垃圾桶或者被归为永久笔记
  • Permanent Notes:永久性笔记,永远不会被扔掉。本身就包含了必要的信息,以一种永久且可理解的方式存在,自己和自己讨论。是对于上面两种笔记的再加工。
  • Project Notes:项目笔记,只与一个特定的项目有关。

# 写卡片的建议

我们不可能都成为作家或者发表论文,但是我们都需要记录和思考。

写 MEMO(卡片)而不是写文章的价值在于,能让我们更好的思考。没有任何创造是一蹴而就的,都是经历了大量的积累和缓慢的思考。

在这里有一些写 MEMO 的建议(摘自阳志平老师的公众号 (opens new window)):

  1. 写卡片的时候不要有立即分享的动机,这会加重你的认知负担。你所需要的是首先记录下来,而不是用来增加自己的社交资本。
  2. 卡片记录的内容应该是**「反常识」「人名」「术语」**,「反常识」主要是用来拓展认知边界;「人名」是找到知识源头的创造者;「术语」是找到知识的源头
  3. 一般每天建议至少写三张卡片,达到九张为宜。写太多了,第二天反而记不住。

更关键的是,注重坚持每天的最小行动与大的时间周期积累,比脉冲式的波动来的更持久。

# 这样做的好处

很多时候,当我们面对一张白纸,或者一个闪烁着光标的空白编辑器,试图从脑中迸发出一个完全全新的东西,在僵持几分钟后,会发现这是徒劳的。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会慢慢告诉自己,:似乎没有那么多的创造力 。

而事实上,没有人真正从零开始创作。

任何人想出来的任何东西,都必须来自于之前的经验、研究或其他洞察。

作为所有知识工作者来说,在我们决定要写下来某些东西之前,你必须下功夫研究并积累。换句话说,你应该在创作之前就进行研究,这样你在创作之前,就有数周,甚至数月的积累供将来参考。

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设计 flomo 的初衷。

因为别的文档工具更像是一张空白的画布,希望你在上面尽情创作。而 flomo 则是你的资料库,希望你在日常中的思考、观察、研究、感悟都汇聚于此。

许多人并没有养成这个习惯,当他们需要创作的时候,往往无法追根溯源。所以他们的创作失败率很高,因为他们要么总是把一切归零重新开始(这很容易失败),要么总是回溯自己最熟悉的部分(这很无聊) 如卢曼所言:当你发现从之前没有足够的东西可写,变成有太多东西可写时,你就会发现这些习惯带来的变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