🌳 一元笔记法

我们的知识像一堆乐高散落在脑海深处,当我们需要的时候则将他们组合在一起用来解决遇到的问题。你可以改变他们的形状、大小、组合方式。拥有的基础组件越多,可以创建的对象就越多。

但是你不可能凭空变出来乐高块,即使如「阿凡达」的幻想世界中,也能看到我们这个世界中许多的影子 —— 我们的知识积累,都是通过我们的经历和影响积累起来的。

讲一个最近的探索案例。

我在 flomo 中有一个标签 #三省吾身 ,每天会记录一些关于自己今日的思考和状态,大概一两百字这样。而最近一段时间通过每日回顾发现,在好几天的记录中,自己总感慨时间总是被别人「占用」,有些请求其实自己并不想回复,但是碍于面子又不得不答应。这样其实就把我未来的时间给「透支」了。

如何优雅的说「不」呢?这个问题其实一直在我脑子里萦绕,直到前几天看到一篇经济学家蒂姆哈福德的文章,其中提到了一个观点:我们之所以无法拒绝,是因为来自于「双曲折现」,夸大了当下的舒适感,忽略了未来的不适感。

从这篇文章中,我 get 到了关于如何做「决策」的一种手段 —— 即如何说不;同时我又发现了一位有趣的经济学家 #蒂姆哈福德 ,这个 MEMO 就形成了一个有趣的交汇。

但这还没完,「双曲折现」是什么呢?我肯定看过这个词,但是始终想不起来了,所以又去单独查了下概念,一下就想起来了,然后顺手就被记录在了 flomo 里面 —— 因为类似的概念还有其他地方用得到,比如许多分期付款的产品都会利用这种手段刺激用户使用。

所以为了将来的研究做准备,单独给这个 memo 新建了一个标签#双曲贴现 ,放在日常研究#领域 下的 #经济学 的 #概念 部分(即#领域/经济学/概念)

我们的思维是川流不息的,而非分门别类。你试着停止让大脑别去思考,发现根本做不到。这些念头其实是在 20 分钟内从我脑海中川流过去,如果未来还有更多的时间,可能就会去研究蒂姆哈福德,或者会去把之前的产品案例和「双曲折现」的概念再进行融合。这些东西看似散乱的放在我的 flomo,而非把有些感慨发即刻,文章保存到 Evernote,然后再用 Markdown 输出到公众号,再在 todo 工具中记录个将来要研究的东西。

flomo 是另一种 All in one 的产品,将你的思维碎片 All in one,而非把你的各种文档 All in one

这种不需要把信息特别严谨的分类,按照时间的排序记录的思路,被奥野宣之在《如何有效整理信息》一书中,称之为「一元笔记法」,他在纸质本子上已经实践了近 20 年,其中有三个重要原则:

原则一:一元化

一元化意思就是把想记录的一切信息,都纳入其中,无论是工作的中的创意,读过的读书笔记,还是其他任何的东西,不用经过深思熟虑,只要想记就把它记录下来。

这样是否会过于凌乱?许多刚用 flomo 的用户都会有点心理障碍,但是反过来问问自己,把知识分类放好,这个观点是什么时候植入到脑子里的?是否有全然的道理?还只是惯性?回到开头提到的乐高的观点,我们大脑存储的本身就是思维的乐高块,相比分门别类放在很多不同的地方看似整齐,放在一处的好处非常明显 —— 无论何时何地,你一定找得到它。

原则二:时序化

时序化的意思就是按照时间的先后顺序,把所有的东西记录下来。这样的日期记录,可以清楚的记录下某年某天某日发生的事,并且能够想起发生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了。比如上面这个案例,即使我忘记了蒂姆哈福德,忘记了双曲贴现,但在某日回顾过往的时候,随着不断地翻看 MEMO ,我会可能会想起某个阶段自己不会 say no,继而会看到这篇 MEMO,想起双曲贴现这个话题还是值得深挖 —— 丢掉的线索又会回来。

我们记忆的不仅仅是一个知识点,还是许多的情境。一旦你回到某个情境,许多曾经忘记的事情会自然地浮现出来。这也是时序化比分类更易用的原因。

原则三:索引化

索引化指的并不是信息的本身,而是寻找信息的线索。

不要追求标签的精巧和分类完整,这是一种学生时代带来的惯性。随着我们对世界理解的加深,许多事情都不是简单的割裂,而是多维的串联在一起。

而标签也不是「一类」东西,而是许多类东西的集合,譬如对我来说,有些标签是「导航」,有些标签是「分类」,有些标签是「需要研究的主题」,有些标签是「临时」。内容和标签的关系,肯定是张网,不会是干净的树。而在产品设计中一个经典的概念「过早优化是万恶之源」

一个简单的东西,可以衍生出非常多的用法,而这背后,取决于你的思维的变化。所以你可以尽量多的在一个 MEMO 打上标签,这样给未来的自己留下足够多的线索。

以上便是关于「一元笔记法」的实践,这也是 flomo 不断打通更多输入方式,不断帮你汇聚碎片化想法背后的原因 —— 希望你的乐高盒子里的积木原来越多,自己做出的决策质量越来越好。

但最关键的还是取决于你,同路人。毕竟产品机制只能帮助我们减小摩擦力,但不能完全给予我们原动力